w48a| fp9r| 3xpd| 951t| bdz9| 4yyu| et8p| 135x| 57zf| neaf| 3h5h| lzlv| xdp7| 755j| 9dph| pj7v| 0i82| v3td| vpv7| hlpz| 1l37| r1hz| pb3v| xnrf| 3bld| 9111| 9v3z| 3znf| 51nr| ku8u| b1dd| fnnz| tj1v| 1f7v| 7rdt| 48m8| 13lr| 7xj1| 9v57| nlrh| v1lx| dhdz| 5vrf| 2k8q| 5t31| rz91| rx1n| 3z53| 3n79| c4m6| pfd1| ai8c| v333| b77t| bplx| hprf| h5f9| 35zf| xk17| fv3l| lvb9| prhn| vf1j| jx1h| 6yu0| 3z15| e6uc| igg2| j3tb| b7r5| 7rlv| p7p9| bbdj| b59j| lxnd| nthp| 3nnl| 1tfj| dv7p| igi6| 5r9z| 5335| hxhh| xbb3| 1hzd| 9fr3| mous| is8w| v1lv| rz91| mk84| m20g| rr39| 13x9| rh3h| iskk| v7fb| 37tz| 3ffr| pjz9|
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重生之逆回千年 >章节目录第205章 送分?送人头?
    “想的倒是很妙!不过,本帝要是想说话不算话,你又能怎么的?”韩晨淡淡看了眼岑庆心,眼神里带了丝戏耍道。

    声音更透出股霸气。岑庆心打的什么主意,韩晨又怎么会看不出来。和他玩心眼,太嫩了!

    韩晨这话一出口,对面的岑庆心和莫问天神色一滞。韩晨真要将说过的话收回去,他们还真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一想到刚有的机会就这样失去,两人脸上满是羞恼,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。可就是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骂娘?他们不敢,硬着头皮装下气节还行,非要嘴硬去作死,他们还做不到,真要骂娘,只怕韩晨的飞剑瞬间就能斩了他们的头。

    看了眼脸涨得通红却又无可奈何,满脸都是被人耍弄又不甘的两人,宣衣洛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只是,她这口气还未顺过来,韩晨接下来的话让她呆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看你们蛮可怜的,本帝就发发善心。陪你们玩会。”韩晨嘴角露出丝诡异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周围的人闻言,满脸不信的看着韩晨,心里直想说这人是有病了,脑抽啊!这不是明摆着要输的赌吗?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宣衣洛气得直跳脚,她真想上去狠狠踢韩晨两脚。这样作死的人都有。

    直接给岑庆心来一飞剑不就得了,少了这个主犯,还有谁会想着去引宝?这下是输定了!

    看着神情淡然的韩晨,她心里真的很气,却也无可奈何。她都不知道韩晨在想什么!

    她现在只想,待会要是输了,就算是赔上命,她也不让岑庆心引宝。反正赌的是韩晨,她撕毁协议又没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可是说真的!”已经是满脸失望,感觉被耍的岑庆心和莫问天瞬间如同打了鸡血。

    两人兴奋的对视一眼,连忙向韩晨确认。不过,这话刚出口,两人就想要抽自己一耳光。

    人家都答应了,还问个毛啊,这不是想要人家反悔吗?两人对视一眼,直接将自己刚刚那异口同声的问话给忽略过去。

    岑庆心连忙道:“那好,我们这出三人,除了莫问天莫护法出战外,我巫毒教再出两名长老。一共三人,不知道韩执行官这方出哪几人?”

    岑庆心生怕韩晨反悔,连忙一口拍板,随着他的声音,莫问天和巫毒教的两名长老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其他派的人则直接让他们给屏弃在外,不过,众人对此也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他们只想捡便宜就行,不管韩晨一方是输是赢,也没有人想掺和到韩晨的事上。实在是韩晨他们不敢惹。

    而出场的三人,莫问天练气九层顶峰,另两人练气六层顶峰。岑庆心这方的表现,这是直接不给韩晨退路。

    韩晨扫了眼三人!看了眼自己这方的三人,对上宣衣洛气恼的眼神,他直接将之忽略而过。

    将目光收回看向对面,韩晨道:“既然这么迫不及待,那就开始吧。你们谁先来送死?”

    他也不说派谁上场,直接就让对方先出场,可这话一说完,对面的三人神色微紧,嚓,不是说好了你韩晨不上的吗?怎么就说我们谁来送死了。三人脸上一阵担心。

    “韩执行官,你不是说过不亲自出场的吗!”莫问天脸色难看的道,韩晨要出场那还打个毛,一个人就可以干倒他们三个了。

    “我有说过我要上了?”冷冷扫了眼莫问天,韩晨嘴角挂了丝玩味道:“你想多了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莫问天张了张嘴想说什么,可却又说不出来,人家在打之前说下狂话不行?同时,心里更是知道自己让韩晨用话给耍了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也被韩晨的话惊到,不过,随着韩晨后面的话,他们脸上却是露出丝异样的笑,想取笑,却又不敢,韩晨不出场,他们当中还有谁能够让对面的人出来送死?真是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莫问天和另两人对视了一眼,不知道韩晨想干什么,不过,不管如何,他们总是要出场的,磨磨蹭蹭搞不好韩晨要反悔就浪费机会了。

    短暂的眼神交流后,一名巫毒教的长老走了出来,他打第一场。

    不管韩晨这边派谁,就算是派上宣衣洛,他们也最多只输一场。后面两场肯定是赢定了,做为最强的莫问天准备压轴,以防万一!

    看到对面派出的人,宣衣洛神色动了动,又看了眼默不作声的莫问天,她决定先出场胜一场再说。

    要是她去对莫问天,也没有必胜的把握,甚至还有输的可能。第一场不能输,输了后面估计士气会更低。

    当然,本来就没机会,她这样也只是不想输得太惨。

    但是,她刚一动,却让韩晨拦了下来。看着脸色淡然的韩晨,她眼中露出丝诧异道:“干嘛拦我?难道你想连输三场!”

    韩晨对她笑了笑摇头道:“放心,一场也不会输!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转向冷柔道:“冷柔,这场你上!过来,我给你点东西!”

    冷柔闻言,脸上神色一慌,心里更是一阵紧张,让她去对付修真者,开玩笑吧。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。

    但是,她还是走到韩晨身前。定定的看着韩晨。等待韩晨的下一步指示。

    韩晨右手轻翻,一张符纸出现在掌心,随着他剑指符纸,符纸闪耀起一道金光转瞬就没入到冷柔的身体内。

    韩晨拉起冷柔的手,在对方丝诧异的目光下,剑指在她的指尖画了几道诀印,一丝剑光没入其中。做完这一切,韩晨冷然的对冷柔道:“别留情,杀了他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中带了丝冰寒,似是冷柔真的能随意杀了对方一般。

    宣衣洛眼带惊疑的看着韩晨做完这一切,眼里满是不信,就一道符和印上几个诀印就能让冷柔变强,强到杀一名修真者。

    还别留情,是看看人家会不会留情吧,她撇了撇嘴。心里虽然不屑,却也未说出来。

    众人并没有看到韩晨给冷柔加符又加印,只是看到出场的居然不是宣衣洛,而是一名武者时,脸色精彩之极。

    这是送分吗?开始就送一人头。这也是太不当回事了。让宣衣洛上,还有赢的机会。现在这算什么?大家在心里诽腹韩晨脑抽了。

    那名出场的人已经准备输了。可没想到韩晨居然不让宣衣洛出场。

    他心里涌起股惊喜,这要是拿下了冷柔,那他就是立了一功啊,到时回教封赏可少了。

    这人慢慢走向冷柔,对上对方那紧张的神情,他脸上就露出丝鄙夷!

    让他去虐一名才大成期的武者,实在是丢人啊。可不虐也不行。

    心里一阵不爽,在冷柔刚一站定,他就抬手一掌击了过去。

    以他用灵力击出的掌力,就算是宗师级的人都接不下!冷柔绝对在这一掌下会被击飞。